博客网 >

我的中学,我的老师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上研究生课程,华南师大的刘良华博士给我们上教育学,这是一位有才学,有操守,追求卓越的年轻(应该是年青,今年才39岁)学者,人很好,对我们要求也很严,天天课后有作业,课程全部结束后,还有一个作业:写教育自传——我的老师。下面是我的作业,我将整理修改成文,算是我的教育自传的一个章节。在这个章节,我还将延伸,探讨我的性格成因。

实话说,我中小学时代遇上的老师基本上都是不配老师这个称号的。只有一位例外:我初中一年级时候的数学老师,汪德义老师,但是他在我读初二的上半年就得了精神分裂症。可能是因为我是在文革时期上学的,那个特殊时代,人人有病,君子难存。记得那时侯,在汪老师手下,我的数学常考第一。

汪老师走后,换了一个(不是“位”)老师,名叫胡鼎和,叫我们数学兼物理。胡鼎和老师长得阴森恐怖,特别是他的眼睛,流露出来的总是不屑和愤怒的光。他儿子也在我们班,叫什么名字忘记了,只记得,小小个头,与我同桌。我们经常打架(乡村男孩子的唯一体育课),不小心骂了他父亲——我的老师胡鼎和。大概是第二天,胡老师的数学课到了,我有些本能的忐忑不安。胡鼎和老师站在门口,不进教室,一脸愤怒和不屑地反复地说:出来(要捏着喉咙,尖利而快速的发声)!我知道,那是叫我了,我还是本能地看了看左右,正要出去,胡鼎和说话了,就是你!什么东西!出来!我突然很轻松——要来的总会来,来了又怎样——书也不拿,大大方方地走了出去。从此,数学和物理,我都走——了——出去,从初二到初三将近两年时间,我没有听课,也不做这两课的作业。初二初三的假期,我还要到武汉去“出门”(打工)。我基本上决定不读书了。那时侯,我们学校,每年大概能有5名左右考到普通高中(中专为0,重点高中为0),我们那届考了4位到我们乡的高中,我是第二名。父亲捎话给我,叫我回家读书,就回了,也没有什么感觉。那时侯的人生是草木一样的没有灵性与知觉。

我的高中,叫新仓高级中学,6个教学班,300来学生。当年还不算很差的学校,现在是我的故乡最差的学校了。当时的新仓高中,没有球场,没有围墙,没有多少正规老师,学校就是三排房子。印象最深的是,我们五六十人睡一大间寝室,整天没有开水供应,没有自来水。我们学校周边也没有河流,只是在山坳里有一块小水塘,水满的时候有一亩左右。四周是散落的人家,猪圈,牛栏,我们的宿舍也紧紧挨在这水边。猪在旁边吃喝拉撒,牛在旁边吃喝拉撒,村庄里的人们在这里洗洗涮涮,我们在这里洗脸刷牙,在旁边方便。里面的水常年乌黑。

我的历史课由体育老师叶老师兼(中间请过一位农村的地主老人家,60多岁,据说读过私塾)。叶老师基本上可以算好老师,上体育课也还专业。曾经带我们到学校后面的荒山坡上学红卫兵拳,可惜他只上了这样正规的一节,让我们知道他的厉害就没有下文。后来,我们的体育课基本上是在山间小路上跑步。体育的叶老师还有一个掌故。我们学校的一位化学老师过新仓渡船时,被人欺负了,回校一说,叶老师当即带领一个班的学生跑步前进到两公里之外的渡口去讨回了公道。叶老师是位有特色的老师,他上历史课也有特色。他不讲课,他反复说:我是教体育的。他上课就“请”我们轮流朗读历史课本,谁上课不认真就谁读。从此,我不再喜欢历史这门课程。

地理是由一位60多岁的退休老师代课。这位老人家心肠好,也努力,专业修养也不错,信手画地图是他的看门功夫,可惜只教了我们半年多。政治老师是据说从党校下放的,我记得的除了他有长者之风的外貌就是他那简单问题复杂化的政治意识。从此,我也讨厌政治。

我的高中语文老师叫甘长胜,很好的一个人,也有很多真正的语文老师的通病:单纯的世俗,世俗的忧国忧民。甘老师认为我们只有两条出路:当兵和写作。因此他的语文课除了愤世,就是教写作。他曾经很夸张地表扬过我的文章,也无情地鞭挞过我的文章。鞭挞得印象最深的一次是毕业那年年初,他布置了一个作文题:展望。我一气呵成。甘老师也从来没有过的“一气呵成”地要在第二天讲评。我多么期盼这节语文课啊。在文中,我引用了我哥哥自己作词、自己哼唱的歌《我站在高高的香茗山上,回头再把家乡望》。但是,甘老师这次没有表扬,只有批评,而且以我的文章为例,说,这叫展望吗!从此,我再也不知道什么叫展望了。

在新仓高中,我也不是什么都没有学到,我学到了无所事事式的耽于幻想,我还知道了夜合树以及夜合树的叶子在夜里真的会合拢。有一次,在什么地方,再一次看到夜合树,我非常激动,可能就因为这种树是我高中生活的某种见证或者象征。

这就是我的中学时光。我的一切从大学启蒙。

 
博客网版权所有
<< 鼠年快乐! / 为什么一定要回家过年?(推荐)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ohhongsky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