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我们配称老师吗?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我们配称老师吗?

    

 

很多老师上课时喜欢说:老师告诉你,老师问你。这样的表达成了口头禅,也就是下意识行为,这里的老师是“我”的代名词。不知道在言说者心中,有没有谦称意味。在我看来,“老师”在称谓之外,还有敬颂意思。从这个角度说,“老师告诉你”之类的表达是不太合适的。

我做了18年的中学老师,现在虽然还在从事与教育相关的工作,但是离开了三尺讲台。人家也还称我老师,我听来心里很虚。我觉得,我再也不配被称为老师了。我不再配老师这个名位,但我还要经常参与教育教学活动,经常听课。这是一个摧残人的工作,在这个工作中,我发现——其实是坚定——一个认识,我们许多站在讲台上“毁人不倦”的所谓的老师,也是不配这个称号的。

    2006年岁末,写了一篇文章:我们配称人类灵魂工程师吗?发表在当年的第12期《师道》上。这篇文章是从形而上意义上反省我们教师这个群体的。那时侯,我还是当局者。当局者迷,但是,毕竟有18年的苦大仇深的切身感受。有人看了文章,很不痛快,认为我是以一个阶级对抗另一个阶级。好!我都代表一个阶级了。这真是对我莫大的褒奖。

    我们配称人类灵魂工程师吗?每一位从事教育工作的人,都应该这样扪心自问。这不是孟子的吾日三省吾身,这是这个职业特殊性的特殊所在。教育是以生命影响生命的事业,教育的每一个局部,对教育个体而言,都是生命的全部。然而,“我们配称人类灵魂工程师吗?”这个宏大话题太庄严,浮躁时世的当下的我们,几乎每一位都经不起这样庄严的拷问。何况,教师,现在对许多站在三尺讲台上的人而言,不再是事业,而仅仅是职业——养家糊口的饭碗而已,对这样定位的职业群体而言,人类灵魂工程师值几个钱?所以,在2007年的岁末,2008年的年头,我想,我们没有必要这样拷问。我们不得不与时俱进,降格以求。比如我们年头月尾要评优,人类灵魂工程师相当于优秀的话,被学生庄严地称为老师的也该是一个称职者吧。当然,现在的职场也与时俱进了:15%优秀,85%合格,OK

    熟语说得好:哑巴吃黄连,心中有数。我们心中要有数,我们OK了吗!我们被评为称职,但我们真的称职吗?我们配得起“老师”这个亲切中带着尊敬的称谓吗?

    我们不配!

    只要问两个问题:第一,我们教了学生些什么;第二,我们是怎么教学生的?静夜而思,如果我们还不至于故步自封、刚愎自用的话,那么,这个结论不至偏颇。

在一个积极的社会,认真做事就是塌实为人;在一个浮华的社会,灵活做人就是认真做事。在做人上,我们许多人颇有天赋,很得会心。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当然配这个称谓,甚至当配人类灵魂工程师这顶桂冠了。这让我想起康德哲学的一句名言:道德是对感觉的超越。孤立地理解,这句话有些古奥。就职业道德而言,超越了感觉,是不是上升到技术的道道,师心自用,我们俨然就是真理的化身了?这似乎是个人问题,并非公意,应该不在我们讨论之列。然而,教育是一个相对的社会,教育的全部包括我们教师个体的一言一行,甚至可以说,老师无形中的言传身教甚于规规矩矩的传道授业。以前有一个同事,总喜欢对学生说,我要你考起就考得起,要你考不起就考不起。凭着这股劲头,这个同事后来做了校长,但好景不长,不到三年就身陷囹圄。言语大于现实,他的言语是他心灵的外化。从他的言语中,我们不难看出一颗狭隘自私的心。这样人,还配称老师吗?

德国著名教育家第斯多德说得好:“教育的真正艺术不在于传授知识,而在于唤起、激励与鼓舞。”陶行知也说:“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然而,我们是怎么教学生的呢?我们的课堂应该对社会开放,让家长们去看看,我们的孩子一天天、一月月、一年年,长年累月,坐在教室里,在干些什么?走遍大江南北,发现大部分中学都是一样,只是老师水平有高下。我们都在教屠龙之术,或鲤鱼跃龙门的独门功夫。

当然,这也不过分。在实用主义甚嚣尘上的今天,在屁股决定脑袋的现实面前,教会学生求知、生存,也是必要的。可是,我们整天折腾的,那是知识吗,那是生存能力吗!平心而论,我相信,每一位有良知的老师都知道这么个教法于国于家都是有百害而无一益,但是,我们在强大的社会惯性下,主动或被动地选择了随波逐流,而且心安理得。难道这就是“道德是对感觉的超越”!

当前教育的症结就在这里:老师没有坚守,学校没有坚守,我们却振振有辞,怪罪于家长的急功近利、社会的实用主义思想,于是形成一个怪圈——基本道德素质被个体感觉稀释或漠视,个体感觉的诉求替代或超越基本道德规范。一反一转,乾坤挪移,个人的感觉轻轻松松就取代了真理,如此,随波逐流就不仅心安理得,且能洋洋自得了。

何况我们的队伍中很多人滥竽充数,或有了一点屠虫之术,就狂傲得不得了,当仁不让地在三尺讲台上喋喋不休,拿蚯蚓当蛟龙。现在大学生中蔓延厌学风气,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小学老师的“毁人不倦”。古人云: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们现在哪是树人啊,我们是在“十年伐木,百年伐人”!问题的严重性更在于,现在有很多青年老师正是这种应试教育下的产品,他们正源源不断的加入到这个必需高尚的职业中来。

必须高尚,这是教师这个职业的前提条件。

另一方面,由于学校相对封闭、学校行政化倾向越来越突出、教师压力越来越大等因素,我们老师在这个圈子待久了,性格也多有变异。对上唯唯诺诺,没有操守;对下(学生)简单粗暴,没有雅量;对中间(工作),得过且过,不思进取。还由于很多地方的教育评价中引入了过度的、严重偏离教育方针的竞争机制,老师中间,勾心斗角、弄虚作假等现象也越来越严重。如此畸形的教育生态,能培育出积极健康的人才?我深表怀疑。近来,中山大学、中国政法大学的师生暴力事件,只是当前教育生态恶劣的冰山一角啊。忽略教育的特殊性,我很能理解这两位当事老师,但是,我们不要忘记,我们是老师啊!当年,蔡元培先生提出:“学高为师,德高为范”。扪心自问,我们呢?我们配称老师吗?

很久以前,一个老师站在人群中,不难一眼认出,腹有诗书气自华啊。那时侯,老师,是一个象征,知识与文化的象征;老师,是一个符号,文明与高尚的符号。现在,很难了。很少有老师在安宁地读书,认真地教书,高尚地做人,为人师表者,也就泯然众人矣。如此,“我们配称老师吗”的问法自然不妥,而是:我们还是老师吗?最多,我们只能算教书匠,一种凭借教书手段谋生的职业。

向大家推荐2008年第2期《视野》上的一篇文章,记叙加拿大埃德蒙顿一所小学的拼图课:

一个月前,老师布置了拼图作业。孩子们带来了自己的作品,老师用赞赏的目光浏览了孩子们的作品,然后请大家谈谈拼图作业的体会和感受。

有学生说:我拼图的时候,先看一下包装上的图画,心中有一个轮廓,然后把外框拼好,再从外向内,这种方法拼得比较快。老师说:很好。认识一个问题从总的概貌入手,然后去了解细节。

有学生说:我拼了很长时间也拼不好,所以请爸爸妈妈和奶奶帮忙完成。老师说:很好。这是一种团队合作,记住:如果你遇到自己一个人难以解决的问题,可以求助别人,大家共同完成。

有学生说:我面前是一大堆杂乱不章的拼图片,我根本找不出它们的规律,我试了很多次也无法拼出图案,我心情很急躁、烦闷,干脆把它装起来,再也没有打开。老师说:很好。有时放弃也是一种选择。

……

有学生说:我拼的时候很气恼,有时候刚拼好这一块,一不小心碰着了另一块,图画就又乱了。老师说:很好。你拼的每一块图与周围的图都是和谐默契的,这说明成功与你周围的环境因素是分不开的。

每一个孩子都在真实表达自己的喜悦、无奈、失望,而老师总能从孩子的经历中,找出值得他们在以后的生活中珍惜和体会的哲理。

与这样的老师相比,不觉得我们的课堂缺失了什么吗?不觉得我们还需要学习如何为师吗?

湖北青年教师熊芳芳老师说得好:“讲台是温柔的,但有多少教师带着粗暴而来;讲台是圣洁的,但有多少教师带着鄙俗而来;讲台是谦卑的,但有多少教师带着狂妄而来;讲台该是给人以幸福、满足、快乐与鼓舞的,但有多少教师却只带着贫乏、疲惫、沮丧抑或盛怒而来;讲台是给每一个学生的,但有多少教师却把讲台只给了自己。”作为为师者,我愿以熊芳芳老师的话自省自勉。

 

 

 
博客网版权所有
<< 做了四天学生 / 我看,我不说(下)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ohhongsky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